魔王重生 第二部 第一章 灵魂转移

    时间:2018-06-10 本帖最后由 每天日 于 2017-9-19 16:01 编辑

      在床上,一对男女正在享受着云雨之欢。
      「啊~插得好深…好爽…顶到里面了…」少女背对着少年跨坐着,肆意地摆动着腰部:「哥…我还要…快一点嘛~把你的亲妹妹插翻啊~~」
      没错,少年是少女的亲哥哥,两人正在做着社会所不容的事情。
      男子名字是草剃光,是位拥有「魔王」力量的少年;而少女则是他妹妹草剃玲。
      因为魔王「红瞳」的力量,玲身体深处对哥哥光的情慾完全被解放开来,结果显而易见地,玲不仅心里就对光有着超乎寻常的爱意,连身体也因为如此而完全献给了光。
      「啊~~~~~~」随着拉长音的叫声,大量的阴精自接合处喷洒出来,而光也顺便将精液射进玲的肉体之中。
      「哈…哥哥的东西…都进来了…」躺在光的胸膛,玲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
      「……好了,快点睡吧,明天不是最后一天上课了吗?」光躺在床上说道。
      「放暑假了啊…又要开始无聊了。」玲转了个身,整个身体趴在光的身上,下面也就这样转了一圈:「当然如果整天和哥哥这样玩的话又是另当别论。」玲说着,还故意扭扭腰部刺激光的分身。
      「别把若叶和其他人给忘了。」光敲玲的额头,说道。
      「对了,明天应该也是哥的生日吧?」
      「什么『应该』……身为我的妹妹,连我的生日都不确定?」
      「耶嘿嘿……」玲吐着舌头,一副俏皮的模样。
      「不过真快呢……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从那天开始。」光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那天……也是把我的第一次给哥哥的日子呢。」
      「你啊……真的会嫁不出去喔。」
      「我只要哥哥,要嫁也要嫁给哥哥。」
      「好好好,随你。早点睡吧,我可不想看到我亲爱的妹妹挂着熊猫眼上课喔。」
      「是~~」 ----
      同时间,在地下室的训练场地(将储藏室清出部分空间),一个人影正在急速移动着。
      握着两把木刀,身上穿着巫女用的服装,但胸前却毫无遮蔽,露出了大半的胸部出来。
      光看那头白色的头髮,就知道是「四天王」之一的神尾观铃。她接连不断地攻击着中央的沙包,看她的汗已经把整件服装都沾湿的情况看来,显然已经练习了好一阵子了。
      而在一旁,崛江奈留也坐在地上看着观铃练习,只是眼神有点惺忪,似乎已经是睡意缠身了。
      「想睡就先去睡吧。」观铃看到奈留的样子,便停下来说道:「虽然说明天是最后一天上课,但是总不能因此而趴在桌子上睡整天吧?」
      「没关係啦,反正后天就放暑假了。」奈留挥挥手示意没关係后,说道:「不过这么一来就开始无聊了。」
      「无聊?」观铃瞪了奈留一眼:「这么一来你不就可以成天赖着主人,要求他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你的体内?这样还会无聊?」
      观铃说得正经,奈留倒是听得脸都红了:「喂喂,又不只我一人这样想,光是摆平他那个独佔欲狂的妹妹就够瞧了。」
      「……玲小姐吗?」将木刀放回墙上的支架,观铃拿起桌上的毛巾拭汗:「确实呢,这几天都是她陪着主人过夜的。」
      「不只吧?」奈留说道:「在中午休息时,如果我们晚了一步,就绝对会被她抢先一步,我们都只有在后面乾洗的份。」
      「……你们不是说用触手不过瘾吗?」
      「别说了,不知足的后果……。」奈留一副后悔的样子。
      「好了,快点去睡吧。」观铃乾脆地脱掉身上的衣物-连内裤都没穿,就只穿那件巫女服而已:「我洗完澡之后也要去睡了,你不想被关在这里吧?」
      「开什么玩笑。」听到观铃的话,奈留也只好三步并两步往楼上移动。 ----
      中午时分,熟悉的喘息声又出现在体育器材室。
      因为光布下结界的关係,所以里面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人发觉。
      在器材室之中,奈留已经全身虚脱,光着下身靠在跳箱旁,地上全都是他的蜜液和光的精液的混合。
      而若叶则是背对着光,让光自背后强力抽插着自己的阴道。
      「哈…我不行了…再玩下去…我会…丢了…」若叶口中喊着,但是双腿却越张越开,腰部也在奋力地迎合着。
      「那可不行喔,我连舒服都还没有呢。」
      「但是…我已经…洩了三次了…啊~又顶到了…」接连不断的涨满感让若叶连话都无法说完。
      「好好好……要来了喔。」看见若叶哀求着,光也只好迁就她了。
      「快…一起…啊~~~」「好!!」同时间,若叶的阴精和光的精液在若叶的阴道中碰撞着,让若叶发出欢愉的叫声。
      然后,若叶趴在刚刚扶着的跳箱上,微喘着气。
      光并不急着拔出分身,他把若叶扶起来,然后自己坐在地上,靠着一旁的堆积物,让若叶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休息。
      而奈留也溜到光的身边靠着,光也伸出手来抱住奈留的身体,手还不客气地抚摸着奈留的胸部。
      「……总算是抒解了好几天累积的份了。」奈留靠紧着光,用手指轻轻划着光那只抚摸着自己胸部的手,说道:「不然主人您老是被您妹妹霸佔着……」
      「嫉妒吗?」
      「当然啊,我……可是每天晚上都等着您……」说到这里,奈留就害羞地说不出话来了。
      「玲……确实最近黏你黏得满凶的。」说话的是若叶-虽然高潮未退,但是稍作休息后,若叶的气息已经趋于稳定了。
      「怎么?连你也在吃醋?」
      「……或许吧。只是……说是黏着你,我到觉得是上瘾了。」
      「上瘾……」听到若叶的话,光显得有点吃惊:「我的『东西』又不是毒品……」
      「不是毒品,是比毒品还恐怖。」若叶伸出手,摸着光的两颗「弹匣」:「这么好的东西,弄得我们这么舒服,不上瘾那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您妹妹……怎么今天没来?」奈留发觉到到现在依然没有玲的身影,疑惑地问道。
      「听说是被她的同学找去谈事情了。」光说道:「现在看来应该是不会来了。」
      「那我们就继续吧,反正今天是最后一天上课,明天就放暑假了。」奈留一手摸着自己的阴户,另一手则是摸着若叶和光的接合处,一脸兴奋地说道。
      「真是的,这个就先解解馋吧。」光话刚说完,触手就出现在半空,然后迅速地插进奈留的阴道和肛门。
      「啊~~~」瞬间的刺激让奈留不自觉地转身抱着光,下身也随着触手的动作而摆动着。
      「我们继续吧。」语毕,光的手扶着若叶的腰,让若叶的身体一上一下套动着光的分身。
      「我还正想说你会不会就此罢手呢。」若叶用双手将自己的双脚尽量打开,尽情地享受着陆续到来的欢愉。 ------
      「要把这封信拜託我交给我哥?」看着手上的信封,玲一脸疑惑地问着面前的少女。
      「……嗯。」红着脸,少女点了点头。
      这里是教室后方放置脚踏车的空地,和玲是同班同学的少女「黑泽琉璃子」在中餐饭后约玲到这里,并把信交给玲拜託代转给玲的哥哥.光。
      「里面……写些什么?」玲好奇地问道。
      「这……千万不要打开来看。」看见玲好奇地将信左看右看,琉璃子紧张地立即制止:「里面……只能让你哥哥看而已。」
      「难不成……」瞬间玲的脑中闪过一丝不详感。
      「可以吗?」留着一头直长髮的琉璃子以一副希望的眼神望着玲,问道。
      「这……我不知道耶。」玲边说,边看着琉璃子的双眼。
      瞬间,琉璃子的视线中,玲那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红色。
      「这……」原本想询问的琉璃子忽然间意识像是被冻住一般,动也不动地望着玲-整个眼神变得空洞,一点生气也没有。
      「……我身为光的妹妹,有这个资格可以打开来看吧?」玲望着琉璃子的眼睛说道。
      「……可以……」琉璃子的回答有点虚无飘渺的感觉。
      「那就不客气了。」玲立即不客气地将信拆开来看。看完之后,玲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看着琉璃子:「你果然也喜欢着哥哥…不过呢,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喔。」
      「光……只属于玲一个人……」像是失去了自我一般,琉璃子慢慢将玲说的话重複一遍。
      「没错。」玲带着有点狡猾的笑容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让哥哥收你为后宫之一喔。」
      「后宫……之一……」
      「对,会有许多让你感到舒服的事情喔。」玲继续说道:「快上课了,当我拍你的肩膀的时候,你会立即恢复原状,而且你会认为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而高兴地回到教室。」
      「是……高兴地……」
      带着笑容,玲拍拍琉璃子的肩膀,琉璃子的双眼立即恢复原来明亮的样子:「怎……怎么了?」
      「我们该回去了吧?」玲若无其事地指着手腕上的手錶,说道。
      「说的也是,那就拜託你了。」琉璃子微笑地往教室走去,而玲则是跟在后面,一丝诡异的笑容依然挂在嘴上。 --
      下午,在老师的唠叨声之后,随着钟声响起,代表着暑假的正式展开。
      而因为玲的吩咐,光独自一人来到体育器材室等着玲。
      「真是的,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的呢……」带着点唠叨,光坐在跳箱上等待着。
      不久,门打了开来,玲和琉璃子一同进入器材室。
      「有什么事吗?玲……连琉璃子也……!?」光一看到琉璃子的眼神空洞的样子,之前的经验立即让光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玲,你又乱用『能力』了。」
      光所指的能力,指的就是玲使用在琉璃子身上的「红瞳」,不过和光的不同,只是单纯的「催眠」而已。
      「嘿嘿,因为她说他也很喜欢哥哥,所以我就顺水推舟了啊。」玲眼神中透出一丝淫蕩,走到光的身边,并且用身体摩擦着光的身体:「虽然……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但是琉璃子是我的好朋友,让她分享一下哥哥的好是应该的。」
      「喔,你把你哥哥当成货品了是吗?」虽然被玲磨得有点心动,但是光利用体内的『力量』,就是不让分身站起来。
      「人家哪有……咦?」玲顺势将手往光的裤子摸去,却发现光的分身一点动静也没有。
      「怎么办?」光一副奸笑的样子:「我已经无法对我那亲爱的妹妹产生兴趣了呢。」
      「别这样啦,哥~~」玲求饶着-她知道是光故意这样的。
      此时光突然伸起手来,接着就是琉璃子的声音-带着十分惊讶的声音:「你……你们… …不是亲兄妹吗?你们竟然……」
      玲发觉到琉璃子不仅被解除了催眠(也是光的杰作),而且还被她看到这一幕妹妹向哥哥求爱的场景,整个人不好意思地离开了光的身体。
      或许是在那时玲把第一次给了光之后,玲潜意识(光的「红瞳」力量也不可知)似乎把这件事当成是和哥哥以及那些喊光为「主人」的少女们之间的秘密,从不想要让外人知道他们兄妹之间的扭曲关係。
      (这下要怎么办?一旦传出去的话,哥哥……)想到这里,玲的心里不禁慌张起来:(原本以为用上催眠就可以天衣无缝的……。)
      不料光却一把把玲抱了过来,并且隔着衣服肆意抚摸玲的胸部和内裤底下的阴户:「他是我一个人的妹妹,所以她当然可以要求我为她作任何事,包括这个。」语毕,光一方面扯掉玲的内裤,另一方面则是拉开自己裤子的拉练,露出已经涨到极限的分身(瞬间),然后一鼓作气地插进已经湿润的玲的阴户之中!
      「啊~~~哥…怎么这么…」面对光突如其来的动作,玲虽然感到讶异,但是身体已经老实地开始迎合着光的动作:「哈.哈…哥…别在这里…她…她在看…」
      「就顺便让她看看我们兄妹相亲相爱的样子不是很好吗?」光一边让分身抽插着玲的身体,一边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在看着琉璃子。
      「你……你们……不能……这样……」琉璃子显然已经被光的「红瞳」所影响,虽然没有被催眠,但是身体的反应已经让她站不住脚,才说了几个字就整个人跌坐下去,红着脸全身无力地坐在地上。
      「哈…哈…不…我不行了…哥…我…好奇怪…啊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为好朋友的琉璃子在一旁看的关係,玲比平常还要快高潮,没几分钟玲就洩了。
      玲洩身之后,光让分身离开玲的身体,分身一拔出来,玲的阴精和精液的混合就哗啦啦地洒了一地。
      光刚把玲安置好,原本坐在地上的琉璃子突然一咬牙,站了起来。显然地,她坐着的地面也是湿了一片。
      「琉璃子?」光还在感到怀疑,琉璃子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和我做爱!」
      「这……」听到琉璃子冲击性的言语,连光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
      光在做爱的时候,「红瞳」会顺便出现,但是仅止于激发潜在的慾望而已。
      而琉璃子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慾望的表现,倒像是在赌气的样子。
      「不行吗?」琉璃子边说边逼近光:「你都能和你亲爱的妹妹作了,我这个和你无血缘关係的为什么不能作!」
      「等……等一下……」似乎是被琉璃子的气势压住的光,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琉璃子逼近到光的面前,然后双手握住光的分身,开始抚弄着:「真的很羡慕……若叶姐和小玲能拥有你……这么好的东西……」
      「琉璃子……」其实在光的心中,一直把琉璃子当成另一个妹妹,毕竟小时候就住在隔壁(不过国中时琉璃子一家搬家),可以说从小就在一起长大,怎么也不会把她当成性交的对象(妹妹玲则是因为不可抗力之因素)。
      思考间,琉璃子已经将光的分身含进嘴中开使用嘴慢慢套弄着-不过看她生涩的动作,应该还是第一次。
      光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看着琉璃子的动作。
      似乎是累的样子,琉璃子吐出光的分身,微微地喘着气。
      「琉璃子,对不起,我……」光话还没说完,琉璃子已经将嘴贴在光的嘴上,好一阵子之后才离开:「其实我……就算小玲真的把信交到你手上,我也决定今天要把第一次给你。」
      「这……但是我……」
      「我知道你已经有了若叶姐。」琉璃子脸红地抱住光的身体:「我也知道有一堆女孩子和你一起住,而且享受着你的一切。我不期望有什么地位,只希望能和她们一样拥有着你就够了。」
      光并不想去追问琉璃子为什么会知道(一般人都知道光把房子分租出去,但是没人知道那些女孩子把光当成主人在服侍),不过光知道现在如果不回应琉璃子的爱,后果恐怕不是光所能想像的。
      当光正要準备动作时,琉璃子却先一步把已经湿掉的内裤脱下来,然后扶着光的分身,连光都来不及反应就坐了下去。
      「呜~~」琉璃子的喉中发出痛苦的声音-光的分身老早就不是之前的尺寸,起码比之前还大上近一半左右,琉璃子又是处女,这一坐下去自然非同小可,撕裂的痛楚直接袭向琉璃子的脑中。
      「哈…哈…」琉璃子只是坐着喘着气,似乎已经痛得无法动弹了。
      「让你舒服一点吧。」看见琉璃子的样子,光也不忍心,于是双手伸入琉璃子的衣服,胸罩之中开始揉捏着她的乳首及胸部。
      而琉璃子也打开光的衣服扣子,并且抚摸着光的胸部:「我每天……都想着你的样子,真的好希望……能和你妹妹一样躺在你的怀中享受你的爱怜。」
      「……」
      「我并不期望在你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我只希望能够和那些女孩一样拥有你。」
      语毕,琉璃子慢慢地上下移动身体,开始套弄着光的分身。
      不过看她流着冷汗的样子,显然痛楚还没消失。
      看着琉璃子,光不自觉地想到了晴香。大概都是因为她们两位都是属于那种为了所爱的人甘心付出却不求回报的个性的关係吧。
      光开始尽其所能地将琉璃子慢慢地推向高峰-只见琉璃子的脸开始浮现红潮,身体的动作也开始加快:「哈.哈…好棒…光的东西…塞的我满满的…好痛…又好痒…」
      「开始淫蕩了喔。」
      「讨厌…啦…怎么…这么说…」琉璃子紧抱着光,连双腿都紧紧夹住光的躯体,承受着光的激烈动作:「难怪…小玲会这么黏着你…这么舒服的事…我也想……赖着不走呢…」
      虽然还是第一次,但是琉璃子的第一次高潮却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而且琉璃子的阴道一开始和一般少女没什么不同,但是一达到高潮的瞬间会产生难以想像的挤压感和吸入感,让不知情的光竟然也跟着一起射了。
      高潮之后,琉璃子躺在光的胸膛,脸色却有点苍白。
      「没事吧,琉璃子?」光看见琉璃子的脸色有异,担心地问道。
      「……这样就行了,我也可以……不用再牵挂什么了……」琉璃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声,让光产生一种不详的感觉。
      接着,光感觉到琉璃子的心跳竟然开始慢了起来。
      「难不成……」光的脑中忽然浮现某人曾经说过:琉璃子之所以搬家是为了住在大医院附近,以便让琉璃子能够就近治疗她的先天性心脏病。
      看这情况,琉璃子的心脏病显然没有治好。
      「笨蛋,你的病还没好,怎么可以……」
      「因为我不想…连所爱的人都还没抱到就离开…」琉璃子逐渐闭上了双眼:「现在…… 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我可不准你死。」光紧抱着琉璃子逐渐冰冷的身体,然后把自己的体内能量全部藉由还在她体内的分身灌输进琉璃子的体内。
      「哥……」在一旁的玲知道无法帮忙,只好不安地等待着。
      不久,琉璃子的身体开始暖和起来,脸色也红润许多,但是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
      但是,光的睡意却不断地袭向光的脑中-那是因为光的能量耗尽所产生的自我防卫反应。
      「玲…快点…叫夜子她们过来…把琉璃子…带回去想办法。我得…先睡一下…」语未毕,光抱着琉璃子「碰」的一声就倒在跳箱上不省人事。 --
      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光摇摇头,整个意志还不太能集中,看来体内的能量似乎还没恢复正常的样子。
      「主人,醒来了吗?」玛莉绪奈特的声音在光的耳际响起。
      「……玛莉,琉璃子…那个女孩的情况如何了?」
      「身体大致上已经恢复正常,但是心脏因为先天性的功能异常,而且和主人下午的性爱行为似乎让他的心脏负荷不了,目前仅能靠着主人所供给的能量勉强支持着心脏的跳动正常而已。」不带一丝情感,玛莉绪奈特回答道:「现在在胶囊中进行深眠处理。」
      「……通知素子,利用琉璃子的DNA情报,想办法複製出没有任何缺陷的,琉璃子的另一个身体。」光恢复精神之后,继续说道:「必要的话,把魔族的DNA部分资料嵌入进去。要快一点,琉璃子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是,主人。」回答一声后,玛莉绪奈特离开了房间。
      看着玛莉绪奈特离开,光也起身整理身上的衣物之后,便急忙走下楼。
      一下楼,就看见玲露出担心的样子,无助地在客厅走来走去。
      「玲,你这样走来走去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来到客厅,光说道:「现在一切只能看素子了。」
      「可是……真的好害怕琉璃子就这样……」玲害怕地连泪水都不禁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别这样。」光知道她是内咎,所以将玲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主人,」玛莉绪奈特走了过来:「素子说已经準备妥当,请主人移驾。」
      「好吧,要看的就过来吧。」听到玛莉绪奈特的话,光立即带着大家浩浩蕩蕩地来到地下室中,属于素子的研究室(足足花了光的财产的二分之一,起码十三亿日圆以上)。
      来到地下室,就看见素子在电脑前面努力地打着键盘,然后在深处之中放着两个装人用的大型胶囊,而且其中都是沉睡的琉璃子-不过一位穿着内衣裤,另一位则是什么都没穿。
      「现在情况如何?」光来到素子的身边问道。
      「主人,在您醒来之前我就做好了複製的工作。」素子说道:「现在我已经把莉莉丝所属的部分DNA打进琉璃子的複製体之中。」
      「……没办法在複製时改正心脏缺陷的问题吗?」
      「就这里的技术和时间上来说,没办法。」素子说道:「起码得需要三个工作天才有办法自力找出来。所以我把莉莉丝身上有关生命力的DNA打进複製体当中,借助魔族强大的生命力来修正琉璃子体内破损的DNA。」
      「结果呢?」
      「只能说,出乎意料之外。」素子继续说道:「不只是心脏部分的问题,连身体的各部分都遭到了魔族DNA的强化,可以说琉璃子的複製体变成了半魔族。」
      「……确实是出乎意料之外。」
      「总而言之,一切都準备好了。」素子继续敲着键盘:「现在就等主人的『移魂咒』了。」
      「谢谢。」拍拍素子的肩膀,光说道:「没有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不,我只是将主人所赐与我的力量作发挥而已。」
      「别这么谦虚了。」光来到胶囊的面前,说道:「玛莉、观铃、练华、夜子,就位吧。」
      「是,主人。」听到光的吩咐,玛莉绪奈特等四人,被光称为「四天王」的她们围着胶囊,加上光共五人分佔五个顶点。
      然后,「四天王」四人都闭上了双眼。
      就定位之后,光也运起全身功力-瞬间光的双眼变成了深红色:「我以魔王贝鲁沙之名,掌管灵魂的魔女那卡啊,移转我面前即将失去生命力的悲哀灵魂到另一副全新的躯体上,以继续她的人生旅程……沙诺沙.雷塔斯.美利诺沙司.迪那!」咒文念完的瞬间,光的双眼爆出红光,和「四天王」额头上的红色刻印相连接,竟形成五芒星阵!
      然后大家看见了,淡绿色的光芒自琉璃子原来的身体出现,瞬间进入複製体之中。
      「哈!」光一声大喝,五芒星阵立即消失,光的眼睛也恢复成原来的黑色。
      然后,光忽然间感到头晕,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主人~」奈留眼尖,立即自一旁扶住了光:「没事吧?」
      「没事,大概是用尽精神力了。休息一下就好。」
      「主人、自电脑中确认原体的生命迹像已经消灭,而複製体的生命迹像已经达到复甦等级。」
      「打开胶囊吧。」随着光的命令,素子藉由电脑打开了複製体的胶囊。
      胶囊的盖子一打开,里面琉璃子的複製体就张开的双眼-不是原本的黑色,是紫色的瞳孔。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琉璃子的複製体走下胶囊,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这里……是天国吗?」
      「琉璃子~」玲看见琉璃子站起来,立即冲到她的面前:「没事吧?」
      「……小玲?」看见玲的脸,琉璃子有一点错愕:「你怎么会在这里?对了,我好像和你哥做爱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光也来到琉璃子的面前,同时观铃将置于一边的外套披在琉璃子身上。
      「这到底……?」
      「我来说给你听吧。」于是,玲便将一切都告诉了琉璃子。
      「是……这样吗?」琉璃子看了看躺在另一个胶囊,原本的自己,心中却充满着不确定感:「我……还是琉璃子吗?」
      「起码对我们来说,你是。」光说道:「如何处理你原本的身体,我希望由你来决定。」
      「就暂时……保持这样子好了。」
      「……是吗?」确认了琉璃子的想法,光立即向素子说道:「交给你处理了,素子。」
      「是,主人。」
      「至于住处……我记得琉璃子是和你已经结婚的姊姊住在一起吧?」玲说道:「不如搬来这里吧。」
      「我是没关係,只要和我姊姊说一声就好了。这样说不定姊姊还比较高兴一点。」琉璃子的眼神瞬间出现了悲伤:「不过……可以拜託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可以和她们一样……叫光『主人』吗?」琉璃子脸红地问道。
      「啊?」玲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琉璃子。
      「随便你怎么称呼我,不过只限在私人场合。」回答完琉璃子的问题,光继续说道:「若叶,拜託你替琉璃子处理房间的问题了,我得好好睡一下,拜託了。」
      「嗯,就交给我,你就放心地睡吧。」若叶微笑着说道。
      谢谢。」光回礼后,又向素子说道:「素子,别忘了我之前交代你的事。」
      「是,主人。」
      就这样,光的家里面又多加了一名成员……。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撸一撸什么意思_狠狠爱 撸一撸 俺去射_天天撸在线影院_草榴 雅虎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